溪酱今天也喜欢金

\学校画画,周末放图~\凹凸 黑塔 小英雄 黑篮
主角控,吃糖不加刀
沉迷肝yys
佛系更新,欢迎勾搭(๑>؂<๑)

瑞哥:每逢佳节倍思金

混更证明我有努力画画!祝大家中秋快乐!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你的赞

【沙雕\凹凸幼儿园2\幼儿园小霸王】

嘉德罗斯【炸毛】:不许说我可爱!!

是上一篇的后续,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孩子该做的事!!本篇无cp向(微量瑞嘉???)
依旧是打滚卖萌求赞~拜托各位小天使啦!我真的好爱你们呜呜呜呜呜呜

p8是在外面上课时签字笔摸的鱼,没草稿,,,真的巨丑我就瞎放一下~(是凯柠!别吐槽嘤嘤嘤)

透明文手小秘密

嘤嘤嘤是我没错啦!!

咸鱼顾某 在线白嫖:

边缘画手也是啊(躺 我已经是条翻身粘锅的咸鱼了)


重度嗜糖kala♥:



是的了!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沙雕/晨起第一事】

紫堂幻醒来的第一件事?
当然是找眼镜啦!(啊咧,好正常啊!!!)

熟悉的沙雕味道!欢迎各位小天使点赞和评论!请点小蓝手和小红心叭谢谢小可爱~(我发现评论的个个都是人才(º﹃º )

重度智障,不洗勿喷~
(私心瑞金tag)

【凹凸幼儿园】

紫堂幻:辞职,不干了!!!

性感(沙雕)溪酱,激情(智障)摸鱼,我没学过画画但我沙雕啊~

有小朋友说,这是因为紫堂幻上课带孩子所以受到了孩子的惩罚(详见上一篇‘凹凸学院公开课’/说这话的你是魔鬼吧)

最后求赞赞 求评论哇!!!/看这么傻的条漫还打字评论你们真的是小天使~/

【双龙组/高甜注意】

【你要感谢我,刚刚要不是我你就死掉了!】
【是是,谢谢风神大人~】


今天也想对连连酱酱酿酿~荒总拔刀吧

现在打斗技都是这样的:
(山兔)啊啊怎么办对面兔子比我快20!
(妖刀姬)我操又是大舅怕是要凉
(荒)退吧退吧,你个30级晴明和40级八百比丘尼打什么打

(涩费连)呵,别慌,有我问题不大

〔向大佬低头〕

【沙雕/凹凸学院公开课】
丹尼尔:不干了,干不了。

打滚卖萌求赞赞和评论哇!

话说我真的没学过画画,瞎几把画,承蒙大家厚爱啊啊啊啊(升天)点赞和评论的你们都是小天使吧!!

补:谢谢 瓶中沙的祈祷 为我捉虫!第一次画出了很多错,请无视好啦(皮)

另外还有一篇不算后续的后续(请翻我lof查看,我太菜还不会发链接,lofter之内的也不会,,,有会的小可爱可以告诉我嘤嘤嘤)

主角小队:Cause We are the heroes of this world!
最喜欢他们了!
(ʃƪ ˘ ³˘)❣。・゚♡

(苦等第三季。。还有B萌什么辣鸡投票,某些粉真的是素质感人了,,,就很好奇yys泡面番做的很好吗?)

如果喜欢的话,拜托。。留个言给一点动力吧~〔弱小,可怜,又无助(ಥ_ಥ)〕

溪酱今天也喜欢金啊!!!

[论非洲阴阳师是如何被他的式神们秀死的]

——非洲晴明的真实故事改编

[出场cp:荒×一目连/姑姑×我(???)]

Part  1  双龙组主场

怀着激动到几乎战兢的心情,我,非洲老晴明,迎来了我的第一个ssr。

抽出来的一瞬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金黄色的大字赫然闪烁在屏幕上,过了好几秒,他才施然降临。

我的式神啊——他有着淡粉的发,温柔的眼,还有一个迷人的名字——
[一目连]

我呆滞地盯着这三个字,半晌无言。 非洲老泪从我脸颊滚落。

"老子抽到ssr了!!!!!" "。。。。阿爸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彼时,平日里永远在树下优雅练字(写欠条)的我正激动的在院子里打着滚儿,被我拉来跳欢迎舞的山兔小Loli歪着脑袋这样说。

"真是没出息,非太久,抽到个ssr就傻了。"同样被我拉来的桃花妖很嫌弃地说。

"所以果然是傻掉了!"小山兔若有所思地点头。

"你们别这么说,阿爸很努力呢。"五星姑姑慈爱地看着搂着二星小一目连暴风哭泣的我,脸上露出一丝不一察觉的寂寞。

我从小一目连的怀(胸)里抬起头,抚摸着他温柔的小脸蛋,立下了豪言壮志(遗书):

‘连,阿爸倾家荡产也会把你养起来的!’

果不其然,我倾家荡产了。
我把留给姑姑的一堆五彩斑斓的蛋全喂了连连,他很争气地在两天内就攀上四星。

只是啊,看到已经是少年模样的连安安静静地坐在庭院廊前,静谧的侧颜逆着一点点微黄的光,我心里会忽然地难受。

我知道他在等谁。

对不起,是阿爸太非了!!!实在抽不到荒总啊!!!

我只有猛磕荒连的粮,默默地换上双龙组的壁纸,在一目连好听的名字下面加上一行小小的昵称:

[等荒来]

荒来了。

就在连连来的第三天,他,踏着星辰而来。

从下往上地仰视,白皙的脚踝,修长的大腿,漆黑的长发,姣好的容颜。

再一看,我的天,居然还是三星荒总!!!

我死了!!![幸福升天]

我几乎是立刻跪倒在地,伏地不起,哗啦啦流下了脱非入欧的泪水。高高的帽子杵在地板上,我趴在荒总的脚上哭成了一条狗:‘’呜呜呜荒总您是我亲爹!!!‘’  

寮里的小朋友们在一旁叽叽喳喳地说着: ‘阿爸彻底傻了。’
‘非太久的人都这样的吗?’
‘太丢人了呱。。。’

荒总嫌弃地拉起我,霸道而不失优雅地,上来就是一句:‘’一目连呢?‘’ 

我。。。。 好吧您赢了。。。。

我这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后悔把黑蛋喂了一目连啊!荒总,您要来找老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

霎时间,我那张泪水也冲刷不白的黑脸老泪纵。

不过我偷眼瞄到荒总满脸宠溺的眼神,算了,还是别说出来,得罪一双人啊。。。。。

当时的我啊,还沉浸在脱非入欧的狂喜中,全然没有意识到今后将过上怎样惨绝人寰的生活。

呵,图样图森破。

不过我和我的崽们很快就发现了,从那天起,寮里多了两个出双入对的虚影。
为什么是虚影? 这两个人周围光环太亮了好吧!!!根本看不起清他们了啊喂!!!

打开结界,可以看到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两只龙并排盘旋在空中,周围一群懵逼脸的白蛋毫不知情地跳来跳去。

你们两个离这么近是什么意思啊喂!这都穿模了好吧!!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一目连!你刷御魂只给荒套盾是个什么意思啊!!旁边草爹都残血了你没看见吗!!!

还有你!荒!!每次一目连一出招你就跟这儿补刀,别人就不跟是吧!!!说好的百分之五十概率呢!!!!

这也就罢了,打对面的一目连你都一下暴击没有是什么鬼啊!你还老子的针女!!

我正滔滔不绝地训着眼前翘着二郎腿满脸嚣张跋扈的某位大爷,一目连蹭过来,一副小娇妻的样子拉了拉我的衣角,声音轻轻软软的:‘’晴明大人,不要怪荒君。。。。‘’

荒总一动,忽然伸出大手一把揽过他,一目连‘啊’了一声被圈在臂弯里。他撩开一撮细细的粉发,用手轻抚过连连光洁饱满的额头,眼里聚集了万千星光,亮如银河:‘连,你知道的,我不是故意放水。’

‘嗯,你最后还是赢了呀。’ 一目连笑眯眯的,温顺的贴在他胸口。这之后,如水到渠成般自然,两人开始忘情地接吻,小心的,温存的,爱恋的,缠绵的,漏出一丝丝暧昧的水渍声。

我僵在一旁风中凌乱:‘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翌日,小山兔委屈巴巴地找到我说:‘阿爸,我昨天晚上整宿都没睡着。’

我很慈祥的摸摸她的小脑袋:‘为什么呀?’

小兔子在一旁忸怩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鬼使黑很诚实地说:‘那两位噪音太大了呗,你看我都有黑眼圈了,真的。’

他的两句话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哪句。。。。

我:[无语望天]

Part 2   姑获鸟主场

荒总成长的好快,很快就到了升六星的时候。 虽然很多人劝我先升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出于某种自私的心态,我没有这么做。

此时,我看着荒总升星素材一栏里仅剩的一个空格,却将目光投向了姑姑。

一目连说:‘晴明大人,我想和荒君一起变强。’ 那个如春风一般温暖的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双眼水亮,大概是真的这样希望。

双龙组太好了,况且是我这个非洲人唯一的两张欧洲入场券,我何尝不是这样希望?

只是姑姑。。。。。

姑获鸟迈着端庄的步子款款走来了,在我身边坐下,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没关系的,晴明大人,我总会回来的。’ 她语气温柔,曼声道:‘优秀的阴阳师都是善于取舍的,不是吗?我相信您的决定。’

我一瞬间有些怔愣。 犹豫再三,我还是按下了升星的按钮。

姑姑走的时候仍是笑着的,渐渐的,渐渐的,化为点点光斑消散无痕。 过了很久很久,我依稀仍能看到她温柔的笑颜。 

六星荒总缓缓走出,很诚恳地对我说:‘谢谢您。’

我把手机倒扣在床上,捂住脸,良久的沉默了。

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

我想起姑姑伴我走过的非洲岁月,抽到她的时候,我也曾欢欣鼓舞。她为我鞠躬尽瘁,勤勤恳恳刷玉魂,打觉醒,全家都是她一手带起来的。
我每每哭唧唧地抱住她:
‘姑姑,我又十连r卡了!’
‘姑姑,我又没抽到针女!’
‘’姑姑,还好有你。。。。。‘’

她总是笑着,不论是来时,或是去时。

无论是去时,或是来时。

她说:‘晴明大人,我总会回来的。’

是啊,姑姑从不说谎,她几乎是立刻就回来了。

她换了一身丑陋的皮肤,灰蓝色的一把伞剑别在腰间,英姿飒爽地来到我面前。

我的姑姑! 她不再美丽,不再强大,被我这个渣阴阳师伤透了心,即便如此,她还是回来了!

我一把抱住她,这次,我再不放你走了。






一目连站到荒身边,笑吟吟地说:‘真是太好了,荒君。’

荒拉了他的手,微微点头:‘嗯,真是太好了。’






尾声:
阴阳师真是一个很神奇的游戏,每个式神都好温柔好温柔。我对自己说,别返魂也别喂狗粮了,是时候该慢下来了,认认真真地读懂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

我看着院子里满地撒欢的崽们,露出老父亲的微笑。


尾尾声:
过了两天我抽到了食梦貘,想了想,返魂了。。。

食梦貘:mmp

[走失·雷金\瑞金]

【走失·雷金\瑞金】

完整故事,会略长

中二痴汉情话雷+双Q不定期上线金(有黑化情节)+心思细腻文艺瑞

乖巧金宝失手杀人后又不幸失身跨界黑白两道雷狮的故事(你住嘴不许剧透)

第一次写文,很不熟练,祝大家看得开心啦!希望我喜欢的大大们都能看到!

凹凸我还能磕100年!溪酱今天也喜欢金啊!!!!!

 

【PART 1】

视角:雷狮

 

 

该怎么形容他呢?

一颗星、一道光、一张不曾墨染的纸、一颗枝叶葳蕤的树、一朵绝世独立的墙角小花。

我雷狮,当了25年的花丛老手,只一眼我就知道,这次是算是真™的栽了。

 

“看着吧,卡米尔,”我用手指指眼帘微垂站在墙角阴影下的金发男孩,心情大好地吹了一声口哨,“我要让他做你们的嫂子!”

身后几个我都叫不上名字的小屁孩立马谄媚地叫起好来,卡米尔从帽檐底下抬起双眸,很敷衍地点了一下头:“大哥加油。”

我不跟他们计较,脚步轻快地大踏步向他走去。也许爱情来的时候注定事事顺心,周围的人见了我纷纷小心避让,在我面前形成了一条窄窄的小径,迅速地逼近他低垂着脑袋的小小身影。

他有些懵地眨巴眨巴眼睛,下意识地缓缓将双手举过头顶,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我双臂摁在墙上,把他紧紧环在臂弯里,低头打量他:清爽的白色卫衣、宽大的七分裤、纤细的脖子高扬着,露出小巧诱人的锁骨,整个人都是白白软软的。只要微微俯下身子,就可以对上他清澈无辜的蓝色眼睛。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如果——把这双眼比作是海,那么我的情感就是溪流,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它们正奔腾着在我身体里泛滥,疯狂地涌向他。

第一次,我有了一种欲说还休的感觉。

半晌,还是他磕磕绊绊地吐出一句话:

“雷狮,我.....我没钱......”

我心里一动,居然认识我吗?我瞥了一眼他瘪着的口袋,心里很好笑:就你这样的,老子10年前就懒得打劫了。

可是这家伙啊,明明吓得肩膀都在发抖,眼睛却豪不示弱地盯着我。我慢慢地贴近他的小脸,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他就浑身一颤,几乎要跳起来。

说真的,妹嘛——我撩过很多,可是从来没见过比他更有意思的!

我扯开一个无辜的笑,很宽容地说:“没钱没关系,劫色也行。”

“不不不不不行!”

他立马脸颊通红,露出一副呆不拉几的表情,搞得我在心里默默地爆了一句粗口:

艹,真™的可爱!

 

 

就在我偷乐的时候,一计拳头几乎是裹挟着卡米尔的断喝从边上飞过来,打得老子一个踉跄。稳了稳身形,我恶狠狠地抹了一把淤青的嘴角,然后缓缓地直起身子,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位打招呼方式不怎么友好的芦荟头(???)。芦荟头把他护在身后,他软软的金发蹭在他背上,软绵绵的,像一只撒娇的毛绒小猫。

不嫉妒,真的不嫉妒。

我这人一向乐观,迟早是我家的猫,借你先抱一会也无妨。我只是感叹:“这辈子做了太多孽,老子的爱情果然不能一帆风顺啊!”

他亦冷冷地瞪着我,抢在我之前替我自报了家门:“雷狮海盗团,雷狮。”

我和颜悦色地冲他笑着大声说:“没想到我这么有名!”

“怪不得,一个黑帮居然起这么中二的名字。”

艹艹艹!这就不能忍了吧!我强忍住拔刀的冲动,笑里藏刀地回答道。“那你呢,芦荟头?你一看就是这家伙最。好。的。朋。友。吧!”

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成了锅底。

 

——这就是我和金初遇的下午。

夕日欲颓,喧闹的大街上,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扭打在一起,旁边一群黑帮小弟手忙脚乱地拉着架……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挑选自己的衣服,一件纯白色的运动外套,简约到极致的款式,在袖口和下摆处一圈蓝白相间的缩口;里面穿一件绛紫色的紧身衣,勾勒出完美的身体线条,高高的领口正好遮住了昨天和芦荟头打架时留下的伤疤。

卡米尔只看了一眼就毫不留情地吐槽道:“像童装。”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这才贴近他啊!”

“......你最好别这么跟他说。”

我嘲笑他:“你真是不懂浪漫啊卡米尔!”

 

于是我穿着一身童装(?)霸气十足地堵在金回家的路中央。

金,他的名字,没想到我堂堂雷狮,竟然还要靠查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

想到这里,我不爽地揪掉了手里的玫瑰花瓣。殷红的花瓣如同舞倦了的蝴蝶,打着转儿飘飘然落在我的脚边。999朵玫瑰组成的心形花阵,无声地绽放在这样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诉说着我迟来的烈火一般炽热的爱。

他就那样出现在路的尽头,背一个小包,蹦蹦哒哒地走来了。顷刻间,纠缠我着的那些复杂的心思与计较也都同蝴蝶一般呼啦啦地从身上飞走了,“金!”我远远地招手,手里一朵残破的玫瑰在风中落下它最后几片花瓣。

我厚着脸皮凑上去,看他慌慌张张无处闪躲的样子,心情愈发美丽。他身后面的芦荟头正被一群人团团围着抽不开身,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他们对谁都是一副八面玲珑的样子,注定争不过我这种目的明确而心思专一的帅哥。

“喂,小子,你回来,别不理我!”他跑,我就追,笑嘻嘻地追,捧着我的玫瑰从街头追到街尾,终于追到他回过头来,很无奈地看着我说:“雷狮,你到底要干什么?”

“追你呗!”我理直气壮地看着他逐渐涨红的脸,接着说,“你还在读大学吧,我好歹也是你同校师兄哦,干嘛这么冷淡。”我不接他的白眼,只是笑:“小子,我看上你了,你考虑一下做我三千小弟的嫂子怎么样啊?”

“不好意思,我胆子小,如果你遣散你的三千小弟金盆洗手,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他学着我的语气,微微眯了眯眼睛。

完蛋!我在心里狂笑——这小子不仅有意思,居然还这么聪明,真是——太对老子胃口了!!!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我雷狮。我说:“这好说,等你成了大嫂,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他傻眼了,张了张嘴,随即紧绷着脸转过头去,一旁的我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

我的天,这家伙被噎得说不上话来的模样也好好玩!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有时候我会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闭上眼,脑海里全是他的样子。那样纤纤小小的,围一件白色的大衣服,在墙角久久地立着。忽地抬起头来,粉红的唇瓣一张、一合,露出里面雪白的贝齿和鲜红的舌尖。

他说:

 “雷狮……

 

“见鬼!”

我大骂起来,一旁帕洛斯故作好心地问:“怎么了?雷狮大哥?”我忍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在卡米尔和帕洛斯的注目下飞快地冲进卫生间。

——这家伙,想一下都不行吗!

 

我开始喜欢穿白色衣服,尽管人人都说不符合我的气质;我会在杀人时下意识地避开那些肮脏的血,也会认真地洗去衣角的污秽。改变不了内在,那就让我至少从外表上显得干净一点吧。

我还会每天等在他的家门口,用我攒了25年的节操说那些肉麻的情话。我会用尽小学生的把戏挑衅芦荟头,往往绊这家伙一脚就能开心半天。

我会恬不知耻地追着他走上大半天,直到他忍无可忍,气鼓鼓地回过头来喊到:“雷狮,你无不无聊!”我反而十分高兴地回答:“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他气得半天对不上话来,像他这种乖小孩,估计也找不到能骂我的脏字,最后眼泪汪汪地大声说:“我真的——最讨厌你们这些黑道的家伙了!”

我问:“那你讨厌我吗?”

他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两下:“超、级、无、敌、讨、厌!”

啊,真受伤啊。我可怜兮兮地作捂心口状。

 

偏偏手机这时剧烈地抖动起来,我瞄了一眼,是卡米儿的短信:“大哥,咱们的人在Gj酒馆里闹事儿了,打伤了人家服务员,他们老板一定要找您。”

我抬头正看见金头也不回地往前蹿,心里顿时烦乱,就快速地回了一条“让他去死”。卡米尔却抽风一样不停来电话,等到我再找不到金的影子,只能连骂了十句“去他妈的”,掉头去了那该死的酒馆。

————————————————————————————————

 

下一章修罗场!

还有最后打滚卖萌求赞求评论!